梦璃殇凪

他是龙【二】

亚瑟从剧痛中醒来,睁眼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身下凹凸不平的地面硌得他很难受,等到眩晕感消失,他试着用手撑着挪动了一下,这个动作牵扯到了他身上的伤口,一阵剧痛传遍了他的全身,他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擦伤,然而最严重的还是腰间的抓伤,巨龙的利爪在他腰间划出了三道血淋淋的伤口,血液将洁白的丝质长袍染成了暗红色,原本光滑柔顺的金发也因慌忙的拉扯和粘稠的血液而绣到了一起,看起来无比狼狈。他撕下长袍的下摆,用布条包扎了最大的伤口,抑制住流血。他做完这一切,才扶着四周的石壁,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环顾四周,才发现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洞,只有石洞上方五六米处有一个洞口,明亮清冷的月光便成了洞内唯一的光源。不知是否是错觉,他在全身的剧痛的时候听到了浪花击打海岸和礁石的水声。而空气中弥漫着的阵阵混着海盐味儿的气息也确实证实了自己现在确实是在一片大海边。

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当时自己正在湖中央的小船上,他的未婚夫正站在岸边牵扯着船上的绳子,将自己拉往岸边。然而——这只天杀的巨龙就这么从天而降,他发誓自己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然后就享受了一场飞行之乐。不过说实在的,跟着这只为了躲避风暴而在云层中上下穿梭的家伙一起上天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更别提自己腰间还有两只随时可以将自己拦腰捏断的龙爪。

“滴答”——亚瑟手臂忽然一凉,上方忽然滴下的水珠将他从思索中唤醒。回过神才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洞穴里阴冷潮湿,不多时亚瑟就被冻得嘴唇发紫。四肢也有些僵硬。

“WC我就知道那个红酒混蛋靠不住o(*≧д≦)o!!,而且看情况那家伙短时间也过不来。要是自己没被巨龙杀死,反而在这个破地方被冻死,斯科特那几个混蛋绝对会笑死自己的。”亚瑟略略思索。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望一时间麻痹了伤痛,让他战胜了寒冷。

他扶着石壁走到了洞口下方,寻找着借力点向上攀爬,这一刻他真感谢自己那几个“亲哥”,从小的打骂让他练就了不错的身手。否则自己还真没有这种在险境中挣扎求存的意志力。

他借着月光,在潮湿的石壁上缓慢攀爬,在爬了一半时,刚想停下休息,突然一团黑影直直撞向了他,让他一下又跌回了洞底。

亚瑟挣扎着坐了起来,全身如散了架一般疼痛,刚刚包扎的伤口也撕裂开来,在洁白的衣裳上又轻点出几片艳红,如艳梅怒放在雪地上。但他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因为他面前正匍匐着一只狰狞的狐猴。

亚瑟一点点的后退,直到后背抵上石壁,那只凶猛的小东西一点点靠近他,口中的利齿在月光下泛着明晃晃的光。他的双手在四周摸索,然后拿起一个石块威慑性地举起,虽然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让石头给它造成伤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把石头放下。”那是一个男音,像是从另一侧的石壁传来,“你想激怒它吗?别看它的眼睛。”
不知为何,那声音让亚瑟忽然安心了不少,或许连亚瑟自己都没发现,生性多疑的自己竟在心中相信了他。

“躺下”,声音再次响起,他几乎没有思考就照做了。狐猴一点点的靠近,他甚至能闻到一股令人反胃的腥臭,和喷到他脖颈处的热气。但在它看向另一面石壁后,却忽然僵住,接着便仓惶跳开,敏捷地顺着石壁爬上然后消失在了洞口。

亚瑟不明所以,他回过头,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还好吗?”

“还好”,真没想到这种鬼地方竟然还有人在,亚瑟默默感叹自己的幸运,果然是自己长得太帅命不该绝吗?他边感叹人生的“奇妙”,边寻找起那个声音的来源。

大概下张米英才算真正见面。啊啊啊现在我才明白大大们码字有多不容易˚‧º·(˚ ˃̣̣̥᷄⌓˂̣̣̥᷅ )‧º·˚

他是龙 龙米x人类英

   注意,本篇可能是个坑,慎入

    
      小学生文笔,OOC或许
     别问我为什么公爵的儿子会被娶,我就是想这么写,就是这么任性o(´^`)o

哪里,光芒灼伤心脏      
哪里,我的秘密埋藏
那里,暗影吞噬人群
我的故事,从那里开始
·
曾经那片土地上生活着一群不幸的人
他们的眼中充满悲伤,他们的心脏只感受的到恐惧,他们的天空被死神笼罩
人们用他们的珍贵之物祭天
有一位勇士愿意为爱冒险,他发誓要救出自己心爱之人
他跋山涉水,不畏艰难,寻找恶龙
可当他找到龙穴时,为时已晚
他心爱的人已不在世
勇士扑向恶龙,悲痛和狂怒最终化为致命一击
勇士从恐惧中解放了人民,人们称他为斗龙士
·
时间流逝,痛苦的记忆被逐渐淡忘,曾经残酷的仪式变成了婚礼的习俗

    这一天,是城中大喜的一天,斗龙士的孙子  弗朗西斯将要迎娶公爵的小儿子  亚瑟·柯克兰。城里人声鼎沸,人们兴奋异常,处处都充杂着人们的欢笑与交谈声。
    “快把那个饰品拿来,嘿,蠢金毛,别再发呆了。”坐在一旁指挥的斯科特从今天早上开始似乎就格外烦躁,一直紧皱着眉头,周围的仆人们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到这位“大神”。
‌     亚瑟刚回过神,就听见了斯科特的抱怨,他不满的反驳 “我才不是在跑神,我是在思考”,说话间他仍低着头,把玩着一只精巧的竹龙,指尖轻轻划过纤薄的翅翼,竹龙在明黄色的烛光下泛着铜黄色的光泽。“只是可惜,再也没有龙了……”亚瑟楠楠的低语,却被一旁的斯科特听到了,“别傻了!你难道想被龙捉走吗?”斯科特几乎是咆哮的喊了出来。吓的亚瑟身后正为他梳着头发的威廉手猛的一抖,扯断了好几根金黄的头发。亚瑟意外的没有吭声,连头都未抬一下,无视了眼前的人,抚摸着那个竹龙,轻轻的低喃“为什么你不是真的呢……”
      “哦天,你是白痴吗?婚礼近在眼前,你却仍只想着自己的玩具,”
‌      “什么?它才不是玩具!!相信世上有精灵的家伙根本没资格这么说我。”亚瑟愤怒的回头,站在一旁的帕特里克眉头紧皱,直接快步上前,打掉了他手中的竹龙。竹龙不偏不倚的掉在了前面的水盆里。
      “啊——”亚瑟急忙伸手去够,却忘了身后威廉正为自己梳着头发,头发被猛的一扯,他不由得叫出声来。一旁的斯科特挥了挥手,仆人将水盆直接端走了。亚瑟愤怒的瞪着他们,斯科特毫不留情的回瞪了回去,房间内的气氛越发阴沉,大战一触即发……
      “你们在干什么?”低沉的男声响起。两边都僵了一下。“不,父亲,没什么。”最终还是亚瑟开口缓和了气氛。
       

         柯克兰一家有四个孩子,无一例外都是男孩。三个大孩子一直与他们的老四 亚瑟·柯克兰不和。甚至可以说是天生的死对头,从小打到大,亚瑟生活在他们的“淫威”下感觉人生一片无光。
    

      不过即使如此,亚瑟对于那个所谓即将要嫁的斗龙士子孙还是没有一点好感。更何况弗朗西斯只是个喜欢喝酒的红酒白痴。向上帝发誓,自己和那家伙是有一段冤孽,但自己一直把他当做朋友的,而现在自己莫名其妙就要嫁人了,还是这个混蛋,内心自然极度抑郁不甘。所谓的斗龙士,也不过是个好听的名头,龙都已作古,斗龙士不过是一个空荡荡的美称罢了,顶多只能吸引吸引闺中的小姑娘,对自己没有一点吸引力。可这毕竟是父亲亲自下的命令,自己反抗恐怕也没用吧,家里的三位“哥哥”恐怕也巴不得自己早日离开吧。亚瑟最后回头看了看那个飘在水盆中的竹龙,在仆人们的簇拥下,踏上了婚礼的第一步。
‌      
     

       他们的民族视婚礼为人生大事,新娘新郎需要经过精心打扮,新娘要按照传统献祭的方式躺在小船上,从女方家由新郎牵到对岸,这是为了纪念几百年前给龙献祭的传统。
   
     亚瑟的头发轻柔的垂在身侧,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缕缕淡金色的光,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长袍,上面的金丝银线勾勒出神秘的花样与纹饰,刚踏出房门,一声声感叹和赞美就填满了亚瑟的耳朵,这让他再一次为这场奇怪的婚礼感到焦虑。
    从家门口到岸边,路过有人居住的房屋前,村里的人们会热情的向他抛洒些代表着好寓意的东西,红色浆果、小巧的坚果或是森林里鲜艳漂亮的小花。
湖的两边挤满了前来观看的居民,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的快乐。
他们在唱着,唱着,那一首古老的龙之歌: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片片雪花从天空中飘落,在亚瑟身旁翻飞舞蹈,一片雪花轻轻亲吻着他的额头,这个晶莹的固体在触及他额头的那一刻,便被他温热的体温融化,变成了一颗透明的水珠,顺着他的皮肤一直缓缓滑到了发际。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父亲和哥哥们站在高台上。大雪染白了他们的头发。出乎他意料的是,斯科特竟微笑着看着自己,和自己相似的绿眸中透出一丝转瞬即逝的不舍与无奈。一条世上最结实最牢固的丝线重新将他们绑在一起。这条线,是溶于血缘的、不可分割、不能摆脱的——亲情。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他微微抬头,看见了弗朗西斯,自己未来的丈夫,他穿着铠甲,披着一件黑貂皮做的大裘,正深情又期盼的望着船上的自己。
他很好,但还不是我想要的,亚瑟想。

他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他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天空中乌云骤起,一阵大风忽然吹灭了亚瑟船上的蜡烛,有隐隐如咆哮一般的声音来自天际。人群开始慌乱,无人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亚瑟慌忙用手肘撑起上半身 ,剧烈的动作让船上的珠宝与浆果纷纷滑进了湖水,但没人注意,所有人都在盯着天空。直到一个巨大的生物忽然破开云层,全然占据人们的视野。

是龙。

带他去 带他去
飞来吧 降临吧

一只巨龙忽然从天而降,巨大的翅翼张开,遮挡住了他的天空。
锋利的爪缠上他的腰间,小船被留在水面。龙猛的向高空飞去,尖利的龙爪划破了他腰间的皮肤,猛烈的气流让他的脸颊生疼,眼角的余光下是白雪皑皑下的城镇,和惊慌失措的人群。他亲爱的未婚夫像个**一样张着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龙掳走。

如同古老的歌谣,巨龙为它的新娘而来

尝试了下用暖暖来搭配各位,有同玩暖暖的小伙伴吗?

照着本家尝试了一下
眉兔真是太可爱了(*´▽`*)

【米英】七月四日

首次尝试写文,文笔略渣。角色或许。ooc。
不过相信我,我写的一点都不虐(˘•ω•˘)
部分情节与黑塔特典相同

六月二十七日,英/国伦敦。
近来英/国的天气似乎格外糟糕。深夜,一道闪电划亮了天空。紧接着是一阵阵振聋发聩地雷声。大片灰暗色地云朵在天空中肆意翻卷。天空这幅画布上似被墨水沾染,呈现出大片浓郁地灰黑色。树叶被狂风吹得簌簌作响。花园中地花朵在暴雨和狂风肆虐下被肆意吹散。大滴大滴地雨水敲打在花园旁别墅地窗户上,发出叮叮咚咚地地响声。

     别墅内的窗户旁坐着一位金色头发的英国人,他穿着一身白色宽松的居家睡衣,端着一杯红茶坐在窗边看着书。但他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书上。书本已经好久未翻过一页。他似乎显得异常焦躁不安,眉头轻皱,拇指不停地摩挲着茶杯的茶炳。

    该死,又到七月了。七月的一切似乎都显得异常的可恶。可恶的阿尔弗雷德,可恶的七月,可恶的独立……

      一向冷静的绅士难得爆了粗口。更可恶的是阿尔弗雷德这个可恶的蓝蓝路**竟然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女王,邀请自己出席他的独立聚会。他一定是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女王的请求吧。没错,自己根本只是无法拒绝女王的邀请,才不是想去那见那个**呢。但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他现在光是稍微站起,就感到一阵恶心,喉咙一阵无法压抑的剧痛,他急忙拿起身旁的手绢捂住了嘴,一阵咳嗽之后,洁白的手绢上出现了几朵鲜红的花朵,真是糟糕透了。

  “铃铃……”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他盯着来电提示上的阿尔这二字愣了好久,这才磨磨蹭蹭的接起了电话。

“喂”,自己刚一开口就被对面的人给打断了。
“XDDDDDD,亚蒂你还真是个大叔啊,接个电话竟然这么慢。”听着对方一如既往的熟悉的霸道的声音,亚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Baka,如果你只是想恶作剧的话,那我先挂了。”
“等等等等,HERO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对面忽然严肃了起来。一阵沉默后,对方忽然语气一松
  “XDDD亚蒂帮修的自由钟又坏了哦,弄得hero超~~扫兴的,作为建造者,你不应该来亲自帮我修理吗?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哦。”
“什么嘛,竟然只是因为这种事就来烦我。美/国不会连个钟都修不起了吧。我最近可是超级忙的,不要因为这种事就来麻烦我啊。”说完,不等美/国开口就直接挂上了电话。电话刚一挂下,亚瑟来不及拿起手绢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滴滴殷红的鲜血从手指的夹缝中流出。将洁白的地板砖能成了点点腥红。一阵头晕目炫,仿佛天地都在不停的颤抖。亚瑟一个踉跄险些栽下椅子。亚瑟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禁苦笑了一声。
BAKA,我……也想去啊,只是……现在的我……还能去吗?

美/国/纽/约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日,全美/国大大小小的教堂钟声齐鸣,市民们纷纷上街来庆祝这个伟大的日子,各种彩车、模型车、杂技车和小孩玩具车同欢乐的人群一起排成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景象十分壮观。全美各地在此时都如中国的春节一般热闹。许多国家也为美/国送来了礼物。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欣欣向荣。此时亚瑟独自一人靠在高大的树下。树荫将四周的艳阳隔开,如两个黑白分明的世界,亚瑟在这个孤独的小世界里,冷眼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双翡翠般澄澈的绿宝石,曾看着他一点点地长大。看着他从一个不喑世事的孩子长成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小伙子。看着他一步步的与自己并肩而齐,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独立,毅然转身离自己而去,看着他一步步的离自己越来越远。徒留下看着他背影的自己,暗自神伤。自己仿佛被世界遗弃,当一切都随时光离去,徒留下自己一人还被困在原地。盛极必衰,世界上没有永远不败的帝国。自己不是早就明白的嘛,当黑暗来临,当繁华随风逝去,还有几人记得曾盛极一时的大英/帝国呢?
自己……依然只是孤独一人……罢了。
自己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可现在为何仍感到一阵的苦涩与不甘……
亚瑟使劲摇了摇头,自己只是来参加阿尔的生日聚会的,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这萌生出一些毫不融洽的想法。亚瑟有些焦躁的抓了抓头发,却在看到斜前方那个被人群包围着的身影时匆忙将其恢复原状。不管这么说,那家伙的礼仪可是自己手把手教的呢。才不会给那个家伙嘲弄自己的机会呢。

以下为老米视角

明媚的阳光倾洒在大地上,又一位女士为我送来了鲜花与祝福,hero还真是受欢迎啊。正和一位女士聊着天,我稍一转头,忽然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到了独自靠在树上的亚瑟。唉,那个大叔还是独自一人吗,亚瑟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丝,眉头紧皱着,忽然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以hero我二点零的视力保证,他绝对又咳出血了。什么啊,身体差成这样还非要逞能,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超人吗……
“阿尔,”一声呼喊让我忽然回过了神,这才发现身旁的一位女士正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啊抱歉哦。”我微笑着向哪位女士道着歉。视线却不由的向她身后瞟去。亚瑟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向这个方向走来。我急忙收回了目光。
“阿尔,”听到喊声,我迫不及待的转过了身,近乎贪婪的打量着他。这样贴近时,我才发现亚瑟似乎更加消瘦了,我真担心他会不会被一阵大风吹走。他穿着一身暗红色西装,里面仍是那件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旧毛衣,细看来,我才发现他袖口部分有着滴滴暗红色的血斑,在他西服上并不显眼,但那小小的血丝却如一根细细的针,狠狠的扎在了我心上。
该死的,这古板守旧的老家伙,他就不能稍微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吗?这种宴会他是可以直接推掉的吧。他皱着眉头瞪着我,我本不想在嘲笑他的眉毛的(至少是在他身体不好时,这显得hero我似乎在落井下石)可那一大团眉毛实在是太……呃……引人注目了(而且配在他这张娃娃脸上显的异常可爱)
 
终于,他颇不耐烦的开口,“阿尔弗雷德,你到底在看什么,我交给你的礼仪难道都被你吃了吗?”在他提醒下,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盯了他这么久。在发现这个认知后,我愣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为过去那个朝气蓬勃的青年,扬起了一个热情活力的笑 ,“XDDD明明是你在宴会上发出了超级不吉利的气息啊!  ” 听了我的话,对面的绅士稍微一僵,原本闪烁着光辉的绿宝石也暗淡了下来,我真想甩自己一巴掌了,哦不,明明……看到他来很开心的,我急忙大笑着转移话题,“亚蒂你不会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奇怪的礼物吧?”听了我的话,对面的绅士重新振作起来,他那双澄澈的绿眼睛闪闪发光,天——,我忍不住在内心呻吟了一声,现在的亚瑟就像是个期望能被大人夸奖的孩子一样,真是太可爱了。“什么啊,这么说真是失礼呢。”他笑着把手伸向背后,“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自由之钟200年纪念版哦。”自由之钟?!!我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紧紧盯着那件礼物。思想却直接穿透了过去,随时间一起会到了更遥远的过去……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大草原,草木在夏风的熏染下浓密茂盛。自己就这样独自出现在这几乎要没过自己的草原上,四周寂寥无人,风抹过草丛发出的沙沙声似鬼魅低吟,浓浓的孤独与恐惧几乎要将自己吞没,在自己悲伤的几乎要哭泣时,亚瑟来到了自己跟前,微笑着向这样狼狈的自己伸出来了手,如天神下凡,那么高大,那么美丽……

自己在哪之后便成为了他的弟弟。相处之后,才发现亚瑟真的像天使般温柔,他会在白天耐心的陪自己玩闹,会在夜晚给自己讲一个个有趣的睡前故事,会在自己受伤时温柔的亲吻自己的伤口……

可最终,自己……还是选择了……独立。

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不爱亚瑟,只是因为他是美国,而他是英国。他并不仅仅作为个“人”存在,而是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承载着千万人希望,主宰着千万人命运的“国家”。他还有那么多爱他的家人和依靠着自己的子民……

所以,对不起。亚瑟·柯克兰,我最最亲爱的哥哥,我爱你,但我选择自由。

你或许一直把我当成一个任性的孩子来看待,但我知道的比你想的要多得多。你总说我是个ky的baka,其实我都明白,但我只是害怕当一切都说透时,我们是否还会有未来,作为勇敢的hero,我却畏惧了,我敢在装备不足的情况下和当时世上最强的你打架,我敢和那头讨厌的北极熊硬扛,但我却不敢拿这个来赌,我……怕自己会输得一败涂地。这个结果我输不起。
我明白,你每到七月就会因为我的独立而吐血,我明白你内心因我的独立到底有多么悲愤痛苦, 我也明白……我到底伤你伤的有多深。

你不知道,刚独立的那几天,一向乐观的我,从未睡过一天好觉 。我每天夜晚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梦中你我明明昨天还手牵着手,如今却作为敌人,执刀相向;我梦到曾经在我心中那样高大的你,在雨中痛苦的跪在我面前,掩面哭泣……你并未放声大哭,只是小心地压抑着哭声,浑身轻颤,轻声的哽咽着。幽怨、痛苦、悲愤乃至绝望,化作点点泪珠,在你碧绿的眼中泛起涟漪……

我想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你那一刻的眼神,怨恨愤怒的像个想要吞噬一切的魔鬼,却又悲伤绝望的像个最痛苦无助的孩子……
我甚至在那一刻绝望的觉得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原谅我了,毕竟你……最爱的人是我,伤你最深的……却也是我。

可你今天却来参加了我的生日聚会,还给我送来了这样的礼物——自由之钟,这是否代表你能够原谅过去的我呢?原谅那个任性不懂事的孩子呢?

我的眼睛忽然模糊了。我发自内心的微笑着,用手轻轻抹去了眼边的泪珠。
这一刻,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微笑着,轻轻的说“谢谢 ,亚蒂,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嘿,亚蒂,你知道吗?我从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你了哦。
即使我总是惹你生气,即使我最终选择了自由,但你早已化作了脂膏,融入了我的骨中骨,血中血,成为了镌刻在我骨子里的,最深刻的印记。

接下来是一篇小番外,依然老米视角,文风欢脱
.
hero我毕竟是亚蒂亲自带大的([=]ω[=])☆,早就明白亚蒂那教科书式的傲娇早以深入骨髓,哪怕是hero这样的大力士估计也撇不回来了。所以我完全明白亚瑟能在七月克服傲娇给hero我带来礼物有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当亚蒂说他要以个人名义送我礼物时,我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_・?] Σ(゚∀゚ノ)ノ什么?亚蒂要送我礼物?!!
哦亚蒂你果然还是爱我的。快来吧,快点,hero我在期待着呢!(∗❛ั∀❛ั∗)✧*。

BUT,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天际。NO————,成功吸引了聚会上所有人的注意。

不,我才不会承认这是hero我叫的。(。-`ω´-)

此时,我相当悲伤的发现现实果然是骨感的(•̩̩̩̩_•̩̩̩̩)。
就算礼物不是亚蒂自己,好歹给hero一个拥抱或一个吻啊。不哪怕是红茶也好啊(இωஇ )。
但现在谁能来告诉hero我这个漂浮在空中的项圈到底是什么鬼啊!(・ิω・)ノิิ吓得hero我眉毛都掉了。

不不不冷静,这一定又是亚瑟的恶作剧,或许是他的魔法又失败了呢。嗯对,没错,这样一想感觉就正常多了……个鬼啊!
(╯°Д°)╯︵ ┻━┻

这东西不会是幽灵吧?WY GOD!亚蒂,虽然我之前惹你生气过,但你不能这么对待hero的。我给你讲你这样会失去我的(๑ १д१)<

刚想开口拒绝,抬眼就对上了亚瑟期待的目光,那双翡翠般的绿宝石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温柔的仿佛包含了整个世界,却又如深夜时洒满银色光辉的森林一般,充满着活力与生机,点点翠绿色的流光在他的眼中浮动,像是林间的小精灵在优雅的舞蹈,此时阿尔的心中如被林间清泉奏出的美妙乐章所缠绕,包围。他就这样跟着那抹绿色沉入了最深处的海洋,他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他甘愿就这样堕落,他甘之如饴。
阿尔不得不承认,亚瑟确实是一位相当合格的“老绅士”,哪怕是这样轻松的站立着,也有一番能让他为之倾倒折服的魅力。亚瑟的手指因常年的文字工作而骨节分明,他轻轻拉着绳子的手让自己想到了他拿笔书写时优雅的姿态……

等等,啥玩意?拿着绳子?!!

阿尔默默给自己了一巴掌,现在是犯花痴的时候吗?是跑神的时候吗?不,现在要先想办法拒收礼物才对。那个幽灵什么的简直不能再恐怖啊!

可自己……根本……无法拒绝亚瑟啊。
不想让他继续失落下去,不想看他难过,已经不想在看到他流露出那份不为人知的脆弱了……

阿尔表示自己要先上个论坛求助一下。
#老婆老是送自己灵异的东西,但他太可爱完全无法拒绝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最终,自己还是出(hong)于(lao)礼(po)貌而收下了礼物。

呵呵这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各位觉得谁女装最合适?

原来69的外套是被扣子扣在衣服上的,难怪不会掉| ू•ૅ㉨•́)ᵎᵎᵎ